任君 发表于 2011年11月22日 09:47

相 信

相 信

我相信
一、关于私塾:我本科就读于华东师大,作为一个师范毕业生,我对成为“一代名师”始终怀有憧憬。2003年秋,我在北京开办了一个私塾,招收北大清华人大贸大中财等名校的优秀学子为弟子,以企业战略和投资银行为专业,指导他们阅读和学习,传授我在该领域十余年征战的识见、经验和心得。我的私塾是免收费的,属于公益义塾性质,招生要求是:1、对投资银行业务(大投行概念,含战略和投资等)有偏执性爱好和良好天分;2、作风上:心高志远又脚踏实地;3、为人处世上:有品有格,自成高格;4、意志上:有面壁磨剑的决心和定力。5、一生都以追求财富为志趣,但从来视金钱如粪土。
我在私塾开课之后,口碑传及京城名校和商界圈子。不料,私塾很快就“火”起来了。一批天份绝佳、禀赋超卓的名校学子投来门下,亦有不少商界发达人士入塾听课。结果,私塾无意间形成了有教无类的格局,学员构成复杂,有学生娃娃,有亿万富翁,有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有N多高考状元和国际奥赛奖得主,亦有不少正在职场打拼的资深或资浅人士,有经管法科的,有文史哲和理工科专业的,有正心诚意修德修业的,也有油滑混世投机钻营的,有沉潜内修立志长远的,也有虚浮飘游急功近利的。无论背景和资历如何,他们在私塾面前是平等的同学,对我则无一例外地认称为“先生”。后来发现,这种多少有点奇怪的“有教无类”状态,是实现学员之间专业杂交、校际杂交和知识杂交的很好格局,对人才成长的集群效应和杂交效应,很有意义。
私塾这件事,我一直本着正心诚意和肃穆恭敬的态度坚持了四年,从学业到道德再到心性,我都尽量按照“一代名师”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原本想把私塾坚持办下去的,后来终因个人精力和健康不济而闭塾。2007年秋,王明夫私塾正式关闭,已经毕业的私塾弟子从上海、深圳、广州、香港、纽约、芝加哥、东京、伦敦、新加坡、巴黎等世界各地的工作岗位上赶回北京参加了一个闭塾聚会。我对全体弟子表达了这么个意思:私塾很美好,美好得就象是一首田园诗,一个人间童话,但大家不要留恋这里。从今以后,重要的是一猛子扎到真实的职场上去,去打拼、去历练、去经受磨难,十年后咱们再相会。十年内先生不想再联络你们,你们远走高飞去吧。人生在世,经多少磨难就长多大能耐,有多大能耐才能有多大出息。先生不想祝福你们一路春风、一帆风顺,我只想问:十年后,你在哪里?
我的闭塾感言,可算是我关于私塾的总结性感受和交待,如下:
在私塾,我为弟子们讲了四年课,归结起来,就是讲了二个“十六字”:第一,产业为本、战略为势、创意为魂、金融为器;第二,正心诚意、蓄深养厚、成人达己、内圣外王!拜师问道,主敬为先,敬则信,不敬则不信。二个“十六字”中蕴含的道理和意义,信则有,不信则无。有需要者,可奉为圭臬;不需要者,可视为笑谈。
谚语曰: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禅师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便是错!我是一个凡夫俗子,错断误识,言多必失,未能免也。虽时刻不忘谨遵师德,然我在四年私塾场合,想必也说了不少错话、表了不少错态、做了不少错事、冒犯了不少人物、扭曲了不少真相。对此,希望弟子们多加谅解和宽容,不必揪着不放,郁结心中块垒。另外,也希望弟子们以我的失言和失态为鉴,在未来的人生征途上学会谨言慎行!
四度春秋寒暑,我对私塾投入不少,从私塾弟子那里得到的也多。在帮助我检点自我、修身进德、净化心灵和体验人生方面,私塾弟子贡献尤大!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王明夫私塾,不是我教育了弟子,而是弟子教育了我。有什么帮助比帮助我修身进德、净化心灵和体验人生更重要的呢?借此闭塾之际,谨向全体私塾弟子致以诚挚感谢与敬意!
二、关于和君商学院:无论在世界,还是在中国,有很多著名企业都开办了自己的商学院或大学,用于对经理、员工、客户和关系户的培训和再教育,比如惠普商学院、摩托罗拉大学、王府井商学院、海尔商学院、华为大学、中国移动通信管理学院、国美管理学院、中粮集团的忠良书院等等。这些企业学校,对公司的事业发展和员工的个人成长都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也是社会终身教育体系里的一个有益补充。受此启发,和君咨询举办的和君商学院启动了。和君商学院的教学内容焦于企业管理和投资投行领域,特色是把知识学习与商业实战应用紧密地结合起来。授课老师都是一直战斗在业务第一线、在中国商界风里来雨里去的和君合伙人或资深咨询师,他们大多具有一流大学博士学历,科班功底好,而且实践经验丰富,谙熟中国本土的商业原生态。和君咨询每年从事100多个管理咨询或投资银行案例,涵盖企业管理和投资投行的各个层面,比如战略规划、组织流程、市场营销、人力资源管理、企业文化、并购重组、财务管理、公司治理、企业改制、上市、投融资、产业分析、证券分析、Venture Capital & Private Equity等等。极具时效和质感的这些案例导入到和君商学院的教学之中,原汁原味、情景真实、问题鲜明、解决方案活灵活现、方案的效果或成或败都如庖丁解牛般归因解剖和当场应验。这种基于本土商业原生态案例的实战性商学教育,与言必称迪斯尼、麦当劳、GE、西南航空、DELL电脑等的舶来案例教学,大异其趣。结果,和君商学院的教学讲座,受到了极大的欢迎,全国各地的很多企业老总,京城各大名校的很多EMBA学员,慕名前来和君听课,无不称好,赞不绝口。按学员口碑传誉的说法,那远不止是知识的学习,每每还是思想的震撼、视野的革命和商业境界的升华。
和君商学院的定位很明确:第一,为和君咨询物色和培训管理咨询和投资银行人才;第二,为和君咨询的广大客户物色和培训职业经理和专业人才;第三,为社会提供公益性的商学教育服务。为此,参加听课的学员构成,五花八门、有教无类:第一类是和君员工—从和君的最高级合伙人到新来的分析师和咨询助理;第二类是和君客户—从大型企业集团的董事长、总裁到中小型企业的中基层经理;第三类是和君的社会友人—从亿万富翁到职场新人,从官员到学者;第四类是经和君的招生程序考察录取的在校学子—从北大清华中科院到人大贸大北师大。对所有学员,都是免收费的。前三类学员,因为工作或职责在身原因,不可能脱产专心或专职于和君课程的学习,所以不纳入教学管理,由他们根据自己的工作日程和知识需求自主决定听课。对第四类学员,为了避免学生的吊儿郎当、自由散漫和无秩序状态,则从招生开始就严格选拔,录取之后进行教学管理。学生在学期间,可以到和君实习,毕业求职的时候,可以优选进入和君咨询从事管理咨询职业或投资银行业务,也可以由和君推荐到客户企业那里去就职,当然也可以自由谋职。对品德优良的学生,和君咨询会提供职业辅导、谋职推荐和出国留学推荐。这样,既解决了毕业生的就业问题,也同时解决了和君公司和客户企业的人力资源供给问题,促进了多赢效果的形成。
我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人人都有慧根和善结,人人的灵魂深处都睡着真善美的天使和英雄主义的雄狮。这是人之为人的最本原、最深刻、最伟大的“欲”!我们只需要把人人心中的那个美丽天使和英雄情结呼唤出来,世界就会朝着力量感和真善美的方向改变。那么,怎样呼唤呢?很简单:你保持一个信念,自始至终地把人当天使对待,慢慢地,他/她就会变成天使;你自始至终地把人当栋梁之才重视,慢慢地,他/她就会朝着成为栋梁的方向去努力。正是本着这样一个信念,从私塾到和君商学院,在对待学生的态度上,我始终都怀抱着对学生的尊重、信任和恭敬之心,把每一个学员当作美丽天使和栋梁之才来重视和尊重。与此对应,我们对学生也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敢做栋梁为承重,誓成天使济苍黎!令人感到无限欣慰和温暖的是,在私塾和和君商学院,我看到了天使翩翩起舞、良材茁壮成长的景象。
和君商学院首届毕业之际,2008年元旦早晨,我动情地写下一首长诗《我相信》。这是我本科毕业之后整整20年来第一次再写诗。这首诗,可算是我对和君商学院首届学子的一种心灵倾诉和情感告白:

    我相信王明夫,作于2008年1月1日早晨,北京冬日
我相信眼睛对视的刹那
  我相信你的一次口头承诺
  为此,我总是先行于你,信守我们的约定
  期待着约定结束的时候
  我们心灵的窗户敞亮地洞开
  期待着眼睛再次对视的时候
  我们真是幸福啊,会心地微笑
如果只有在确定不会被欺骗的时候才去信任
  那末,世界就没有信任
  如果只有在明确有所回报之后才去爱
  那末,最美好的爱已经无声流失
  如果只有在看清楚了结果之后才去行动
  那末,最佳的行动时机已经错过
  我相信:即便可能被欺骗,也要给出第一份信任
  我相信:纵然可能没回报,也要投入真诚的爱,和
  承担起付出的责任
我相信人人都有慧根,和
  那朴素无华的真善美的本心
  我相信你我他的灵魂深处,睡着美丽安祥的天使,和眠着
  愿意担当而且能够担当的英雄主义雄狮
  为此,我总是带着朴实无华的心灵,先行于你
  付出真爱、承担责任
  期待着以承担换承担,以美丽对美丽
  期待着唤醒灵魂深处的天使翩翩起舞
  期待着促动英雄主义的雄狮威风凛凛
我相信每一个和君学子都能成为栋梁之才
  为此,我总是先行于你,懂得
  什么叫做尊重,什么叫做“视为天使、尊为国器”
  我相信:你是栋梁能承重,堪当天使可济世
  为此,我期待着,你在自以为是或沾沾自喜的固执己见中能够清醒
  期待着你,在慵懒散漫的颓废消沉中懂得奋起,期待着你
  在浮艳躁动的流行季风里知道沉潜,期待着你
  在一个“既是最好又是最坏”的物欲横流时代懂得如何自我救赎和
  精神挺立
亲爱同学、老师和朋友,我相信
  我相信和君商学院一定会成为一所传世名校
  我相信这所传世名校会拥有“良知、自由、深厚、沉雄”的精神气质
  我相信那不是因为我们拥有教学所必须的很多很多案例、思想和知识
  也不是因为终究有一天
  我们能够感召很多很多同道中人放弃商业动机,一起来负担公益性的办学资金
  而是因为我相信
  而是因为你我他都相信
我不会因为相信就放弃思考、质疑和发问
  我会因为相信而思考得更深、质疑得更多、发问得更细
  生如风烛,摇曳着的温暖和光明,我怎能不相信
  人若奔马,辽阔的草原和天际线的蔚蓝召唤,我怎能不相信
  我不知道“相信”最终能否为我结出名利和富贵的果实
  但我知道,因为相信,我将不再焦虑
  不再流浪
  不再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不再蝇营狗苟,和
  患得患失
因为相信,我先行于你而热烈地拥抱
  因为相信,我先行于你而勇敢地担当、踏实地前行
  因为相信拥抱春天的那种美好
  所以我说人生不可不春游
  因为相信人生如睡莲的真谛,花的盛开源自于水底下的根本
  所以我说修炼底蕴的厚度才能走出生命的高度
  默默地去奉献,是因为相信
  奋不顾身地去爱,是因为相信
  我相信生命的动人乐章总是会奏响
  就象我相信春天一定会到来、花朵一定会绽放
  我相信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终究有一天
  也会变得崇高伟岸或者美丽可爱
  就象我相信:山自高兮水自深、百花落尽春无尽
  这本书,汇编了关于王明夫私塾和和君商学院的一系列文字,我们把私塾弟子和商学院学员统称为“和君学子”,把书名称作《心有理想,春暖花开》。是的,心有理想、春暖花开!这八个字,恐怕是表达我个人的感受、全体授课老师的感受、全体和君学子的感受的最贴切说法。从私塾到首届和君商学院,和君学子们都已各奔前程、远走高飞了,有的人将来会飞黄腾达,有的人将来会潦倒落魄,有的人会入职和君,有的人一走则杳无踪影,有的人会经常跟和君老师见面,有的人则分手就是永别,但是我相信,所有老师和学子都会记得自己的一生中曾经有一段很特别的教师生涯和求学时光,那种感觉就是:心有理想,春暖花开!

三、关于教育理想:就在本书编辑成稿之时,中央电视台发布“2007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十大人物中,有科学泰斗钱学森,有我国炼油催化应用科学奠基人、200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奖者闵恩泽,有伺奉亡妻家人33年的河南工人谢延信,有用爱心唤醒英雄丈夫的云南警嫂罗映珍,有身残志坚的湖南张海迪李丽,有坚守医德的上海医生陈晓兰,有飞身入水舍己救人的孟祥斌等等。其中,我特别注意到,香港钟期荣和胡鸿烈夫妇名列“2007感动中国十大人物”第五位。
相关的文字描述如下:“钟期荣和胡鸿烈夫妇--香港教育界的传奇,这是两位均已89岁高龄的老人,香港树仁大学创办人。钟期荣和胡鸿烈夫妇1953年学成回香港后,一直是执业律师。因感于许多年轻人没钱上大学,1971年他们出资创办了树仁大学。两人为创立树仁大学,奉上毕生积蓄4亿至5亿元。他们牺牲了自己的青春和健康,为香港社会培养了数以万计的人才。”对钟期荣和胡鸿烈夫妇的颁奖词是这样的:“狮子山下的愚公,香江边上的夫子。贤者伉俪,本可锦衣玉食,却偏偏散尽家产,一生奔波。为了学生,甘为骆驼。于人有益,牛马也做。我们相信教育能改变社会,而他们为教育做出楷模。”
钟期荣和胡鸿烈前辈的故事,深刻地教育了我。他们牺牲了自己的青春和健康,为社会培养了数以万计的人才。本可锦衣玉食,却偏偏散尽家财,一生奔波。为了学生,甘为骆驼。于人有益,牛马也做。我不知道钟胡前辈是否亲自为学生授课,但我知道,他们是真正的师者,他们的人生是真正的“师范”!我一直为自己的公益教育实践而沾沾自喜。我捐建过希望小学,支助过失学儿童;我会不假思索地拒绝很多大公司让我做独立董事的邀请,但我不假思索地接受了俞敏洪的邀请,出任香港新东方公益教育基金会的董事(香港新东方教育基金,由俞敏洪先生捐资数亿元而成立,专门用于支助中国大陆贫困学生的上学);我以公益义塾的方式不辞辛劳坚持了四年办私塾,把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倾囊相授,不取分文。我挤出业务时间和休息时间投入到免收费的和君商学院教学之中。我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对学生好,为他们的学习与成长提供帮助。正心诚意、身体力行地去做点点滴滴的教育公益,我自我感觉很良好。但以钟期荣和胡鸿烈前辈为镜照,我自惭形秽。
  此时,我觉得,我个人是否成为“一代名师”已无意义,有意义的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有没有一种教育理想,能够象春风化雨一样滋润大地惠泽生灵,让受教育者的人生,阳光灿烂、春暖花开!
是为序。
(本文作者:王明夫,是《心有理想,春暖花开》一书的自序)

品牌中心Ⅰ 发表于 2011年12月1日 14:11

不相信与相信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曾经相信过爱国,后来知道“国”的定义有问题,通常那谆谆善诱要你爱国的人所定义的“国”,不一定可爱,不一定值得爱,而且更可能值得推翻。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的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曾经相信过文明的力量,后来知道,原来人的愚昧和野蛮不因文明的进展而消失,只是愚昧野蛮有很多不同的面貌:纯朴的农民工人、深沉的知识分子、自信的政治领袖、替天行道的王师,都可能有不同形式的巨大愚昧和巨大野蛮,而且野蛮和文明之间,竟然只有极其细微、随时可以被抹掉的一线之隔。曾经相信过正义,后来知道,原来同时完全可以存在两种正义,而且彼此抵触,冰火不容。选择其中之一,正义同时就意味著不正义。而且,你绝对看不出,某些人在某一个特定的时机热烈主张某一个特定的正义,其中隐藏著深不可测的不正义。曾经相信过理想主义者,后来知道,理想主义者往往经不起权力的测试:一掌有权力,他或者变成当初自己誓死反对的“邪恶”,或者,他在现实的场域不堪一击,一下就被弄权者拉下马来,完全没有机会去实现他的理想。理想主义者要有品格,才能不被权力腐化;理想主义者要有能力,才能将理想转化为实践。可是理想主义者兼具品格及能力者,几希。曾经相信过爱情,后来知道,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持久,但是转化为亲情的爱情,犹如化入杯水中的冰块——它还是冰块吗?曾经相信过海枯石烂作为永恒不灭的表征,后来知道,原来海其实很容易枯,石,原来很容易烂。雨水,很可能不再来,沧海,不会再成桑田。原来,自己脚下所踩的地球,很容易被毁灭。海枯石烂的永恒,原来不存在。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有些其实到今天也还相信。譬如国也许不可爱,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譬如史也许不能信,但是对于真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譬如正义也许极为可疑,但是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譬如爱情总是幻灭的多,但是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从来就不是为了保持光。譬如海枯石烂的永恒也许不存在,但是如果一粒沙里有一个无穷的宇宙,一刹那里想必也有一个不变不移的时间。那么,有没有什么,是我二十岁前不相信的,现在却信了呢?有的,不过都是些最平凡的老生常谈。曾经不相信“态度决定命运”,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色即是空”,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有点信了。曾经不相信无法实证的事情,现在也还没准备相信,但是,有些无关实证的感觉,我明白了,譬如李叔同圆寂前最后的手书:“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相信与不相信之间,彷佛还有令人沉吟的深度。(本文作者:龙应台)

品牌中心Ⅰ 发表于 2011年12月1日 14:14

我相信你最真诚相信的东西,往往就是最有力量的。我相信什么?做企业到现在,我越来越感觉人是需要相信一点什么的。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不要失去自己的方向,你认为什么是对的,千万不要因为外面的因素、舆论因素是怎么样的,你就去做一个决定。在追求“商业真理”的过程中,永远是要你自己去做决策,你永远是孤独的,这是没有办法的。这个“孤独”并不是说你不需要自己的团队,你的团队也是孤独的,总是要带着自己的船往前开。人面对未来并不是能够看得很清晰。人为什么需要宗教,就是因为我们永远解决不了一个问题:我们不知道死后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科学没有办法解决,所谓的终极关怀只有宗教解决。企业家该怎么做?该怎么样抵挡诱惑、克服贪婪与恐惧?讲到底你心里一定要有自己的价值观,一定要相信什么。我们相信什么?一路走过来,就外部来说,这个好像说起来很“政治”。我们相信30年的改革开放政策会是稳定和长期的。你要相信你这个企业只要自己没有犯错误,没有乱来,政府不会整你。很多人不信这一点,我们是信的。很多人跟我说,企业做得再好,政府要整你,要你死是很容易。我当时就问他一句话,我做得好好的,政府为什么要让我死?这跟党的价值观不一致,跟改革开放的价值观不一致啊。所以从大的方向上我一是相信中国的未来经济看好,二是相信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我们四个人(创业团队),我们没有一个移民海外、拿海外护照的,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们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我们对这片土地有信心。说起来这个相信好像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有多少企业家真正相信呢?不见得吧?第二,对自己的企业,不管人家说什么,你对自己的企业健不健康要清楚:你有没有生癌症?我们进行“体检”。既是外部环境对我们的要求,同时也是我们对自己本身有信心。如果你本身有癌症了,你说体检能帮忙吗?化疗能帮忙吗?都帮不了你的忙。很多人体检出癌症早期还能多活几年,但是总归你是绝症,你之前做了不该有的事情,不该有的决策,注定你要死亡,有的时候只是死亡期延缓了而已。任何人必须要为你做的每一个决定付出代价。很多人在做一个决定时候,他觉得付这个代价很情愿,但真让他负担这个代价的时候,他会说当时作这个决定是因为外面种种原因决定的。哲学上有一句话很有道理:人是自由的,你必须要为你作为自由的人作出的决定负责任。有些人只会说,企业在市场环境下,政府应该给他自由决策的权利,但是企业家要非常清楚,你做任何一个决定,都要为此负担责任,尤其是错误的决定。不能说因为我是为别人着想、因为我是受到种种诱惑,所有的借口都是不对的,至少你可以决定不做。企业的游戏规则非常简单,企业的游戏规则就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最多为股东、为员工、为相关利益者争取最大的利益。但有些企业很多时候会偏离这个游戏规则。我们之所以敢“体检”,就是基于以上我的两个相信。第一,我们相信自己是健康的,我们长期以来是规范的。如果不是规范的话,我敢透明吗?第二,我相信党和政府。我相信党和政府不是说我跟某个人有特殊的关系,而是相信党整体的方向,经过了文革,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我们终于找到了能带中国走上富裕的这条道路,这个方向没有人能够改变,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杂音,会有噪音,但是整体的方向是不会变的。既然不会的话,我还顾虑什么呢?别人说我们惊涛骇浪走过来,我觉得自己一直很坦荡。坦荡并不是你装出来的,坦荡是来自内心的。当你独处的时候,面对旷野一个人在独思的时候,你真的坦荡吗?你到底做了你不该做的事情没有?你所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推动社会的进步?有些人很忙,但如果你的忙是跟整个社会的进步是背道而驰,你忙得再多你有什么价值呢?当然,这里面有个社会机制的问题,一个好的社会机制一定是让每个人在为自己价值最大化的时候,也是推动社会价值最大化;一个不好的社会机制下,一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价值最大化,必须以破坏社会价值最大化为前提。我相信我们社会会形成良性的机制,我们坚信自己企业的价值观和社会的价值观是一致的。我们的每一个商业决定,都是创造价值,而不是毁灭价值。如果你明明这个决定是毁灭价值的决定,还要说让社会为我的决定而负责,这就是不对的。我另一个坚信的是,企业应该盈利,应该创造利润,企业不盈利没有生存和存在的必要。有社会意义而不盈利,那是社会公益机构做的事情。企业应该以盈利并为相关的利益者创造最大价值为目的。这是我们坚信的价值观。只要你相信你做的每一个业务都是在创造价值,通过管理、投资、品牌在创造价值的话,这样的企业是有生命力的,即使有可能你的负债率会高一点或者会低一点,即使有时身体弱点,但那只是感冒,而不是癌症。但如果你失去价值观,失去基本面,失去企业文化,你可能得的就是癌症。所以我们保持企业的健康,并不是我们不会伤风感冒,并不是我们不会经受一些风浪,但是那不是癌症。很多人不谈这些的,只谈财技,讲来讲去看出我们很懂得财技,很懂资本市场,其实资本市场如果离开了我们企业含辛茹苦培养这些产业,含辛茹苦地去创造利润,含辛茹苦地一步步提升我们的管理,资本市场会认可你吗?不可能的。还有一点是我们相信、别人也很难坚持的。我们是真的相信团队。有的人说自己非常注重团队合作。真的相信吗?不是。在碰到利益的时候,他真的有这种包容心吗?他真的为对方考虑吗?中国有一句话,吃饭的时候嫌人多,干活的时候嫌人少。这怎么行?你不请大家一起吃饭,谁干活呢?你要跟整个团队,包括跟你的员工、跟社会要有利益的分享,用你创造的价值,为你的客户带来利益,你要时时想到不要让你的客户赔钱,要为他们创造价值。“客户”可以是股票投资者,也可以是银行,也可以是购买你商品的人,买你房子的人。总而言之,要用我们最大的努力创造价值让大家分享。很多东西都是表面的做秀,其实不需要做秀,你最真诚相信的东西,往往就是最有力量的。用心去换心,如果想用别的东西换,换不到。你应该用你的心换取大家共同的信任跟合作。管理无定式。多元化或者专一化,我觉得没有一条路一定是对的,或者没有一条路一定是错的。我一直说,管理无定式。现在有所谓的“蓝海战略”,有各种说法。我觉得最简单的说法就是管理无定式。如果出来一个商业模式,没有被人骂过,没有被人挑战过,到处都是喝彩,你自己也会觉得,那是瞎蒙。管理无定式,指的是你一定是要根据已有的资源、已有的能力面对你的环境,找到一个最佳的、达到你目的的途径。这就是你的定式。我说管理无定式是因为我反对贴标签。尤其是理论界思维能不能宽宏一点?能不能稍微理性一点?不要用贴标签的方式,不要用有罪推断的方式。首先认定你是一类,然后根据这类的东西找特征,找出来之后,证明你就是这一类,这是整个民族的悲哀,整个理论界的悲哀。理论界也要有基本的价值观,相信事实,相信深入研究,相信基本判断。这里面要多一份思考,多一份心平气和的讨论和评论。我今年讲得最多就是宽容,舆论要对企业宽容一点,当然我自己也要对说我们不好的人宽容一点。因为有那么多人关心我们,有那么多人对我们质疑,对保持我们良性发展有好处。我觉得我们没有受到这种质疑太大的损害,但是我觉得这种做法对更多的企业是有损害的,从社会的角度来说是不幸的。一方面我们呼吁媒体更宽容,理论界不要贴标签,呼吁大家营造创新和创造的环境。另一方面我也不相信任何企业的倒下仅仅是外面刮了一阵风,下了一场雨,仅仅是某一篇文章说了怎么样它就倒下了,根本上还是它基本面的问题。其实大部分我尊敬的企业,无论是在宏观调控下,还是在碰到问题时候,都没有被淘汰。可能在技巧层面上的很多事情,非常好做,但是如果你恰恰是基本价值观和原则上走错了,这是癌症,这是救不了的。(本文作者:郭广昌)

王立波 发表于 2012年9月26日 21:03

一口气读完所有帖子,有些东西还来不急消化和吸收,但我会不断努力。通读此版,集中回复。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相 信